八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当时明月在免费推荐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当时明月在  作者:迷楠 书号:2260  时间:2022/4/9  字数:3643 
上一章   ‮子曲只那点便 章02第‬    下一章 ( → )
  你这家伙一身骨头没哪比我出息,偏这儿子养得好,也不知你怎么调教的!”李文泽嘿嘿一下,心说道,怎么调教的,倾半国之力有人费心调教,再教不出来。

  那明德老皇帝要气的从地底爬出来了!心里又叹了一口气,你也别羡慕,我还窝心呢,那是我儿子么,那是祖宗!王谦伯又冲韩澄说话“韩老弟,你外甥女这,你听过没?”

  韩澄也心里不痛苦,眼见今天李家小子拿了头彩,自己儿子生生当了绿叶,也不知天远与明月这丫头的事,会不会没谱。见王谦伯问话,没好气的说道“王兄好歹也用用脑子,两个肩膀扛着大头,不能光想着吃饭。”

  王谦伯被他噎的一梗,脸红脖子,气的胡子都翘起来,我说什么了我,我就问问你听没听过,怎么就跟踩了你尾巴似的。腹诽半天,冷哼一声“我的脑子就是不用也比你好使。”说完低头思寻。是了。这词,第一句“下”去掉“卜”

  就是“一”第二句“天”落下了“人”就是“二”字。第三句“玉”“无一点”是“三”第四句繁体“罢”去掉“能”是“四”第五句“吾”去了口是“五”

  第六句即从“文”和“”析出“六”第七句“皂”去“白”是“七”第八句“分”割了下部是“八”

  第九句“抛”得力尽,又去了手,乃是个“九”第十句“思”去了“口”和“心”是“十”这谜底,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王谦伯猜出谜底,挑衅的看了眼韩澄,此老虽上了年纪却一贯的有些孩子气,盼着韩澄答话,好炫耀炫耀。韩澄哪里理会他,往蹴鞠场中望去,此刻大局已定,李子涵一记漂亮的鹞子翻身,又从韩天远手里夺了金牌。

  饶是韩天远好脾气,也恼恨他起来“百万军中卷白旗,天下归心少人提。秦王怒斩余元帅,詈竖子言去人欺。吾阅青史常掩口,辛苦无干夜自讥。

  雷劈金龙横斩,分筋哪用钢刀袭。恩仇常在人长空,千载终须一撇离。”李子涵手持金牌,凌空连纵,一步一句诗,十步之后,落在明月跟前。将金牌奉上“得小姐吉言,子涵幸不辱命!”

  在叫好声中,谢襄哈哈大笑“李贤侄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古有曹子建七步成诗,今有李子涵十步猜谜,文坛佳话啊,哈哈,贤侄,这可让我主人奖你什么好呢,来来来,我们都回去敬几个后生子几杯!”

  说罢,亲自上前挽了李子涵的手,拉他回席。李子涵却单膝跪地“谢伯父盛情,伯父说到奖励,子涵确有所求!”谢襄不意他有此举,吃了一惊,倒笑了“子涵起来说话,不知贤侄所求为何?”

  “子涵想求谢府红莲一朵,早晚供奉,佐墨添香!”这一声斩钉截铁,大有金石之声,因为紧张,少年的尾音还有点颤。众人的视线均落在明月身上,风姿卓越的少女盈盈玉立,正如一只新荷。

  雾寰云鬓,覆盖丽容的薄纱正被一朵红莲住。没有人说话,可所有人都隐约猜出,李子涵,所求红莲,怕是此红莲非彼红莲。谢襄为难的打个哈哈,看看自己的女儿。

  明月心里喜悦,上前抱住谢襄的胳膊,小女儿姿态十足,娇憨充愣道:“李世兄所求倒也不难,只是那池子里的红莲要清晨采来,才是好哩。待明朝我让人送去府上好了!”

  这正是,人算哪如天算,姻缘自有因缘。是冤家早晚聚首,参离别盛宴飞英。痴爹娘白费心肠,大舅公空生欢喜。施手段花落谁家,风云起李氏门庭。***从梅花岭下来,一路向东都是官道,走上三五,就是赫赫有名的曲江。

  这条河是运河的支道,可惜,它的有名却不是因为这个。河两岸,一座挨着一座的秦楼楚馆,河面上,一艘挤着一艘的画舫花船。故此,曲江还有个别名,唤作“小秦淮”只此便知,曲江风月之胜。

  燕修龄站在一座看起来最为疏朗雅致的院子前,兴奋盎然的抬头,瞧楼上挂的灯笼,羊角灯上糊着“红袖招”三个字,也不知请哪个风才子写的,透着一股子放形骸。小厮飞白苦着一张脸,跟在他后头,看到“红袖招”三个字,脸都绿了。

  “我说,飞白啊,你这可不好,咱们好容易到了扬州,怎么能不领略领略什么叫扬州梦,什么叫薄幸名呢?”“少爷,问题是,老爷让小的出来,是跟你去谢府赴宴的!老爷可没说让咱们领略什么扬州梦薄幸名!”

  “我来问你,谢府飞英宴写的是什么日子!”“四月十八!”“今天呢?”“七月十八!”燕修龄无赖一笑“所以,我们不是不去,是过了日子,去不了了啊!”

  “还不是少爷你,非要和那什么粉蝶姑娘研究茶道,非要进山采茶,不去采茶能遇到山洪么?不遇到山洪能被困在山么?不困在山能错过谢府飞英宴么?…”

  “停停停,好了,好了,既然已经错过了,就错过了,想也没用,我们还是想点有用的吧,比如眼下这个扬州梦。”

  “哎呦,我的少爷,你可真是心大,老爷可是说了,那飞英宴是让你给他把儿媳妇带回去的!你倒好,还错过了就错过了,想也没用!”“嘿,既然天不凑巧,那只能说,谢家那小姐不是你们老爷的儿媳妇!”

  “我可听老爷说了。把那谢小姐夸得跟朵花似的,要多好有多好,错过这村可没这店的那种!”“哈哈,在你家老爷眼,但凡能做他儿媳妇的都跟花似的,问题是喇叭花跟牡丹花能一样吗?”

  “说不定那谢家小姐就是朵牡丹花呢?您可别后悔!”主仆两个就站在人家院门口,一递递的逗着嘴玩。大门口宾的奴,见他们既不走。

  也不进门,却不像别家的公赖皮赖脸的凑上来搭话,只垂首站着,直到看他们止了话头往抈蚗,才上去,笑问“小爷抈请茶!”燕修龄带着飞白跟他进院,才知道他叫何必大。

  飞白年纪还小,好奇的问他:“我们在外面站了那么久,你也不来兜搭,这是什么做买卖的规矩?”何必大躬了躬身,回道:“咱们红袖招的规矩大,第一条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季妈妈定的规矩,姑娘也好,客人也好,讲究你情我愿。你进门,好茶好曲好伺候,你不进门,再不许咱们揽客的。”燕修龄听他所言甚奇,心说道:“你们这红袖招,现在还没关门,真是不容易。”

  他却不知道,这红袖招不仅没关门,生意还好的不可思议。季妈妈教训姑娘的原话儿,咱卖的就是身价,人都是这样,上赶着不是买卖,你越拿着劲儿,越有赶着送银子的。何必大把主仆两个领到花厅,奉了茶。

  不一会,一个妩媚妖娆的‮妇少‬摇曳的走过来,上下打量了几眼燕修龄。做这生意的,眼看过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千,三教九无不来往,往往一见面,这人什么来头,就猜个七七八八。

  季妈妈这次却有些吃不准眼前这公子,一身行头,说贵不贵,说。那脸长得,说清秀也不是,说平庸也不对,说俊俏挨不着,可是让人一见就心妥帖。

  施施然然的坐在那,要说多气派却未必,可是那份从容劲,谁看了都觉得心头豁亮。一双招子又黑又亮,不看人还好,一看人,眉眼一动,整个人竟跟换了个样,生生有风华绝代的感觉。

  季妈妈机灵一下,哎呦,今天别是来了奇人了吧。“来人,给公子换明前龙井,公子也尝尝咱们的茶,虽然只是江心水,好在咱们家姑娘们的心诚,也是吃的过去的?”

  “公子是第一次来咱们红袖招吧,妈妈我这一双眼睛是再看不错人的,甭管谁,照了个影,十年八年的呀,我也记得呢!”

  燕修龄端着新上来的茶碗呷了一口,明前龙井喝的多了,江心水倒是第一次尝,果然别有风味,这红袖招果然不俗。

  “确实第一次来呢,妈妈好眼力。有件事着实奇怪,怎么这半晌,来来去去的,即看不见客人上门,也未看见姑娘们进出呢?”季妈妈用帕子掩,噗嗤一笑,眼波一横,媚态娇颤。燕修龄忽的想,她年轻时候,说不定也是个花魁娘子呢。

  “公子有所不知,咱们这小秦淮,院子都挨着河。您在这边看不真着,往后去就知道了,楼都架在河上,沿着楼梯就能下到画舫,姑娘们啊,都在船候着呢!这晚上,河面风又凉,月亮也好,哪个客人愿意来这院子闷着?”季妈妈说着。

  好笑的看着燕修龄“如此星辰如此夜,公子也别在这陪我老婆子闷坐着了,还是乘船高乐是真的。”燕修龄笑的有点尴尬,咳,我就是闷在院子的笨伯“妈妈说笑了。

  我可没看您哪老,说是十八都有人信呢!”季妈妈笑的花枝颤,女人甭管多大年纪,没有不爱听这话的。她看燕修龄的目光越发温柔“公子,咱们红袖招不同别的院子。别的院子是客人挑姑娘,咱们这是信马由缰撞运气,客人碰到哪个姑娘就是哪个姑娘!”

  “哦?怎么个撞运气法?”季妈妈使唤人拿来一张彩笺,上面写着一排琴曲,什么《关山月》、《山居》、《》不一而足。“公子喜欢什么曲子,便点那只曲子,自会有一艘画舫应声而来。至于船上是哪位姑娘,妈妈也不知道呢!” Www.BBmmXS.cOM
上一章   当时明月在   下一章 ( → )
当时明月在是由作家迷楠所作,当时明月在由八毛小说网的会员收集于网络,如你喜欢当时明月在,请收藏当时明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