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当时明月在免费推荐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当时明月在  作者:迷楠 书号:2260  时间:2022/4/9  字数:3643 
上一章   ‮口收已却 章74第‬    下一章 ( → )
  颠到兴起,竟捏住樱桃似的蒂,在琴弦上拨弄起来,最娇的花落在最销魂的那弦上,躲不得,挨不住,零零落落的弹奏着靡靡之音。

  “睐娘怎的不弹了,我恍惚记得,当年我听到的似是还有一半?”荷叶罗裙,一乖,鸳鸯对浴,笑把相思裁。眉黛颦聚,怪郞呆,合被暖,羞把相思盖…葱似的指管在冰弦上翻飞,不时就会碰到自己起伏的椒,这情形羞得杨爱半边身子都酥了。

  绮霞晕散,一递递睃着他,此时,曲不成曲,调不成调,也不知李文泽怎么动的手脚,片刻功夫,竟只留了件抹给她。丰润卓姿的‮妇少‬,跪坐在琴案前,一身雪白的的粉脂光,晃得人眼晕,蓉面婉转,握

  若不是咬着墨的衣角,怕是会叫出声来。李文泽这两年有了秋,于房中事淡了不少,再加上与杨爱心结未除,两个许久不曾亲热,更别提如此刻的情浓了,因此,甫一逗,两人竟然都有按耐不住之感。杨爱正当盛年,久旷之躯更加不堪。

  被他摆弄着跽坐,却不是好坐,而是双足分开,一只手从后头探下去,勾了几下就淋淋沥沥的落下来。

  “好丰盈多汁的睐妮子!”李文泽口唤出当初定情时的称呼,引得杨爱芳心酥软,一声嘤咛,口中的布料掉了下来。一,两,三,滑腻莹润的浆汁粘在手指上,烫的惊人。

  灵活的手指在花间穿梭,搜刮,不多时便寻到了壁上的关窍,那点与旁人不同,不必就天然凸起,若是一,鼓起来,竟如荔果般软滑,挂在壁上。

  “泽郎,睐儿承受不住啦!”杨爱反手抱住他的脖颈,美眸圆睁,娇痴痴的息。李文泽兴奋异常,看着她笑谑道“我可不信你这话,那次还不是全进去了,乖乖给我挨着吧!”说着。

  指头不住分分合合,花在指里粘连,整个手掌都滑不堪时,便把拇指也硬生生的挤到隙里,旋转着行进,一边进一边享受‮妇少‬羞慌之极的妙态,在她张口忽的时候。

  突然四指一啄,捉住那粒荔果,提将起来,杨爱香息紊乱,一对玉股筛糠似的抖,蛤口辣辣的疼,那荔果所在之处又的钻心,小腹麻酥酥的,竟不是痛多些,还是多些,被他弄得魂不附体,期期艾艾的说不出浑囤话。

  “这样弄,这样弄,怕是,怕是…”“咦,好大的胆子,还敢跑!”太过滑腻竟被那果儿跑了去,李文泽探指一挖,捏在指间,加重了三分力道,快速“睐妮子好好说,怕是怎的啦?”杨爱只觉得心慌得都要跳出来,伸手推他,语无伦次“慢点,慢点,不,别动呀!”“好好好,老爷我不动了,睐娘到底要怎么了!”说着。

  果然停下了指头的动作。杨爱的神经松懈下来,匀一口气,眼波酥,怕怕的说道“你再这么弄人家,怕是转眼就给你弄身啦!”“真的吗?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转瞬即!”毫无防备的,四手指动了起来,再无怜惜,一顿狠采,只听一声娇啼,掌中‮妇少‬怦然变,粉面朱,银练似的薄而出。李文泽心中急,把她往前狠狠一推,翕张怒目的杵,而上,子似的住荔果,狠狠砸。

  妖娆的身躯被古琴拦担住,粉臂遥遥垂落,几次想支撑起,却找不到借力之处。玄的抹绣着虞美人,紧绷绷的裹着粉团似的。虞美人贴着椒,在琴弦中起起落落,每一次剐蹭都起妇人的啼。李文泽狭长的眼睛一眯,揪起碍事的抹,随手在她脖颈的银链上,又捞起她的手臂,扯到背后握着。

  一进一出,一提一纵,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不消魂怎不销魂,新红痕旧红痕,果然妙极。“睐儿看我,看着我!”杨爱抬起头,回眸看他,心神皆

  狂到了极致,身体就如浮在云霄,一时起,一时沉,这姿势别扭到了极点,所有的骨节似乎都扭曲了,可是却从扭曲中生出快活,就连冰弦擦过雪的厉痛,都能衍生出兴奋的颤栗。

  不住收拢痉挛的妙处,给了李文泽无比的快乐,可是还不够,这姿势,十也就有一能击中花心,到底不够淋漓尽致。

  他往后面跌坐,牢牢地把她定死,糯极的花心和极的荔果两处夹击,引得半老的探花郎,发出少年般的狂,热乎乎的气息在雪白的肩膀上,张嘴嗪咬,咬出一片紫红的痕。

  杨爱被他提纵着拨弄,拧着蜂,烙铁似的那话儿,煨的花径都要化了,也不知擦着哪出不成的地方,于是火舌似的一路往里头烧,拼死的捱,也不过一个呼吸,就溃不成军。

  “睐儿,睐儿,可,又给你弄出来了,呀!”“蹄子,你呀,出来喂给我吃!”杨爱芳心轰鸣,颤颤微微的失神丢身子,手儿却自发的摘起蒂,用粉的掌心去接出的儿,吐出香舌去,去含,噙着去喂他。李文泽首突突的跳,咬着她的香舌嘬,恨不能把她整个下去。

  握着她的,悬空一转,脸贴着脸又弄起来,小妇人都要酸坏了,花腔子里的一塌糊涂,嘤嘤咛咛的叫唤,哆哆嗦嗦的摘下抹上头的银链,咬住榴,绕住他的脖颈,用力一扯,顿觉里头又涨满三分。

  李文泽一声嘶吼,眼睛突出,掐着她的猛突重刺,都似要要扎进花心去。杨爱咬着他的舌,咽,双手用力,银链掣项,心里一横,妙目紧闭,将花心子对准他的首,狠狠坐下去。

  瞬间梅花三弄,零落成泥。李文泽在极致的窒息与快乐里飘飘仙,抵着花心一顿,从头到脚都是麻的。李文泽抚着项上淤痕气息,忽的口失笑,骂道“妖,你也不怕弄死我!”

  杨爱横了他一眼,芙目魂“我只怕弄不死你哩!”万绿丛中一抹红,繁华想见古隋宫。楼莹范今何在?唯听群鸦噪晚风。

  昔年隋炀帝在江都大兴土木,修建行宫,归雁宫、回宫、九里宫、松林宫、枫林宫、大雷宫、小雷宫、草宫、九华宫、光汾宫共十大宫殿,即“蜀岗十宫”江水溶溶,盘曲而入,楼阁如云,高低冥,长桥卧波,复道行空,奇花异草,没人行踪,可称一时之胜,可惜后来竟毁于烽火战

  宇文澈敕令重造扬州行宫,虽有自污之意,却不肯学足炀帝的奢靡浮华,毕竟不想真把这天下给造没,当家花花的,作也得有个限度。因此,只在城北蜀岗东峦,依林傍涧,因高跨,仿建了归雁宫。珠溪从苑蜿蜒而过,在凝珠馆外含情盘桓。此处正是整个宫苑景致最好的所在,越卿尘便歇在此处。

  蓝绫悄无声息的候在金丝帷幕外,里头一点声息都没有。她捧着茶盘,盘里是一碗晾的正合适的药汤,太医说了,这药就该这个时辰用,可是太后娘娘总不肯叫人,这可如何是好?越卿尘歪在榻上,散着头发,右手握着一本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幔帐上的金钩,脑中浮现着昨夜之事。…

  “不许出声!”把门的银顺,扑腾跪下,连忙磕头,心里叫苦,完了,完了,那个杀千刀的把事捅出去的?看来太后是知道实情了,越卿尘心中忧急,也不顾得跟他算账,抬脚就进。

  “都在外头候着,不许进来!”御医林殊同小心翼翼的起着针,许是殿里碳火盆子太旺,他的鼻翼都渗出汗,却顾不得擦。翅木的圆凳上放着金盆,盆里的水被染成碧,宇文澈的中指浸在水里,随着位上的金针被起出来。

  他的神色越发舒缓,手臂上隐隐的僵痛已经好了七八分。林殊同帮他擦拭干净,单膝跪在脚踏前请脉,不一会,安然笑着奏道“陛下放心,再施一次针,余毒就排清了!”

  宇文澈刚要说话,转头瞧见越卿尘,忙把团龙锦被拉到颈下,遮住身子,尴尬的唤道“母后怎的来啦!”“哀家怎么来了?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皇上就这么糊弄我呢!”林殊同慌不迭的请安“臣太医院院使林殊同叩请太后金安!”缀着明珠的凤头履停在林殊同的眼前。

  “说,皇儿的身子到底如何?”林殊同偷偷觑着宇文澈的颜色,却发现当今陛下一脸装乖,目无旁视,您倒是给点暗示呀,该怎么回禀呀!“你别看他,跟哀家老实的回奏!”得,实话实说吧,最起码不至于落个欺君罔上的罪名。

  “回太后娘娘,陛下龙体虽然余毒未净,但再施一次针就成了,并无大碍,!”越卿尘暗暗松了口气“你先下去,把脉案送到凝珠馆!”“臣告退!”林殊同拎起药箱,不敢抬头,主子您自求多福吧,臣先撤了!

  越卿尘偏身坐到侧,面沉如雪水,黛眉入寒云,眼角薄薄的敷着淡紫含金脂粉,越发衬得凤眼凌厉。

  “还遮什么?让我瞧瞧,到底伤的怎么样!可还疼么?”宇文澈忙伸出右手,去握她掀锦被的手儿,润如暖玉,腻如兰脂,让他心中一。自大婚后,极少见母后这般关切的神色,此时见她着急,真情,心里又甜又美,反恨自己伤的不重。

  “母后还是别看了,都快好了啦!”越卿尘到底掰着他的肩头,解开裹伤的白布瞧了瞧,伤处虽然狰狞,却已收口,果然是渐好的模样,这才放下一半的心事。一边帮他重新裹着伤处,一边教训他。 wWW.bbMMxs.Com
上一章   当时明月在   下一章 ( → )
当时明月在是由作家迷楠所作,当时明月在由八毛小说网的会员收集于网络,如你喜欢当时明月在,请收藏当时明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