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当时明月在免费推荐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当时明月在  作者:迷楠 书号:2260  时间:2022/4/9  字数:3672 
上一章   ‮不意同会 章15第‬    下一章 ( → )
  “进来,林卿快瞧瞧她怎么了?”宇文澈把明月抱得越发紧了,林殊同乃御医世家,家训第一条就是不听不看不说。

  因此进来只磕了一个头,便单膝跪于御前,拿起明月的手腕,诊起脉来,对旁的视如不见。这脉象?林殊同面异色,似乎不信,又拿起另外一只手,细细诊探,终于回奏道“万岁,这位夫人并无不妥之处!”

  “胡说,既无不妥怎么昏不醒!”“回万岁,依脉象所见,她之所以昏不醒,乃是醉了!”宇文澈闻言讶然,似是不信。“究竟是否,还得知道她用了什么?”

  “金顺,问清楚没?”“回万岁,据宁主和宫婢们所言,李夫人之前单用了福建贡上来的新茶,并无他物。林御医,余茶尽在此处,请看!”

  金顺心中一凛,贡茶要是出了问题,说不得就是有人暗害陛下,越想越恐,背脊冒汗,紧张的看着林殊同查验茶团。

  林殊同对着光细细查看,玉茶团奇香馥郁,他眼里忽的一亮,用银针从里头挑出点什么,捻在指上,闻了闻,又用舌头,若有所悟。

  “林大人,结果如何?”金顺恨不能给这个老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宇文澈眯着眼睛,心里不知想些什么。“回万岁,茶叶并无不妥!自来团茶好用香熏,此茶应是用了罕见的龙涎香,二者相得益彰并无不妥。

  臣曾闻东海七屿志有记,龙涎香稀世罕见,偶现于异域,当地土巫引药医治心疾,与水仙同嗅,则昏,不觉痛。因游记传闻奇幻诡谲,原以为其讹传讹不足为信,今之事,据臣看来,怕是此故!”

  宇文澈闻言暗暗放心,看了看明月,又问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短则半多则一天!”林殊同心中腹诽,睡够了就醒了呗!宇文澈吩咐林殊同退下,目光复杂的看着明月。

  终于低头擒住菱,心中叹息“我等着你回来!”金顺目无旁视,恍若瞎子,心眼子却活泛的动,主子这是上了心,得帮着想辙呀!

  “着人用肩舆把夫人送到贵嫔寝殿歇息,告诉儿,说朕说的,让她好生照料着,待夫人醒了,好好送出宫去!”

  银顺亲自领人抬了肩舆小心着送走明月,碧波碧荷忙跟了上去,趁人不留意,碧荷飞快的往厅内扫了一眼,正瞧见宇文澈的背影,心中一动。

  水榭内,宇文澈似乎心情很好,传了笔墨,信手写了一张书笺。“小金子,听说你这回帮朕选秀女还挨了揍?”金顺心里一跳,哭丧着脸顺势跪下“给主子丢人了,差事没办利索,金顺愿受责罚!”

  “哈哈,起来起来,这打挨得好,李文泽毕竟于我朝有功,若没个由头,朕还不好拿他怎样。”宇文澈把纸笺放到金顺手里。如此这般吩咐下去,听得金顺心头大喜,连连点头。…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两江总督李文泽奉命牧守江南,朕冀与重望,委以腹心,孰料该督昏聩无能,遂令钢维驰绝,佞横行,长江由此多故,庶民为之涂炭…着该督停职待勘,责令有司共论其罪,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黑犀牛角轴,绫锦织缎,两段银龙于缎上凌云翻飞,象征着皇家至高威严的圣旨高高悬空,明明头并不大,李文泽却汗如雨下,他跪在案下头,耳畔旨如雷鸣!不甘心!太不甘心了!忍辱偷生,兢兢业业,苟活于世十余载,岂能被这样莫须有的罪名拿下,此身如齑粉,何足为惜,可恨大事未就,呕人吐血!

  “怎么?李大人不肯接旨吗?”金顺垂眸俯视,满脸笑,心里无比痛快!呸,腊月债,还的快!“罪臣李文泽接旨!”李文泽接过圣旨,死命捏紧,指尖发白。阉奴,小人得志!他到底城府极深,又两朝宦海浮沉,历事繁多,几息功夫就从容而起,面色如常,反倒笑着把金顺往内室让。

  “公公,还请借一步说话!文泽尚有下情陈禀,望公公代奏!”金顺嗤的一声,皮笑不笑,心里却想,也不知这厮肯拿出多少来,今这差使不坏,奉旨敲竹杠,着实妙得紧!

  进了内室,李文泽请金顺上座,还要唤人上茶。金顺咬着腮帮子,牙疼似的又哼了一声“咱家可不是来喝茶的!”

  自来内监多损恶毒,李文泽情知他记恨前挨打受辱之事,心里又骂了两声阉奴,拍拍手,鱼贯进来两排少男少女,手中各捧漆黑木盘,上面蒙着丝绫,也不知下覆何物!“大人这是何意?”

  金顺眼皮子略扫了扫,就见丝绫逐次掀开,初初不过金银之属,后面却越发珍奇,鸽卵大的南浦明珠,润莹莹的羊脂白玉,红白玛瑙沁在水晶缸里,尺高的红珊瑚灿若火焰…不由心中大喜,这打挨得值!

  “公公,您是不知道,咱们这些外臣,说是封疆大吏,高坐明堂,堂上一呼,阶下百诺,那都是看着风光,实际上,不知道哪步没走好,就摔得粉身碎骨!”

  金顺不动声的听他诉苦,心里头嘀咕,呸,你觉得苦你别干呀,要是咱俩换个个,你指定不乐意!“咱家就一个斟茶倒水伺候人的!大人这话咱家听不明白!”李文泽被噎了一下。

  也不介意,继续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往子上说,咱们都是给圣上办差的,您斟茶倒水,我牧守一方,都是为皇上分忧嘛!”金顺听了暗笑,面上和缓许多,点头道“是这么个理儿!说起来。

  伺候差事就得百般经心,否则哪处不到,委屈了圣上,那就百死末赎了!”李文泽心有戚戚然,点头愁道“就是这个话儿,说起来我们还不如公公。

  俗话说,见面三分情,公公好歹陪着陛下,便又一二不到之处,陛下想来也能担待,再不然,还能驾前分辨求情,像我等外臣,可就没这么便当喽,想要陈词折辩都难见圣驾!”

  金顺同情道:“李大人也不需如此灰心,此事嘛…并非无可挽回!”李文泽微浊的眼球里,光忽的一闪,锁住金顺,急道“请公公指点一二,助我厄,文泽必有所报!”

  金顺眼皮一耷,李文泽会意,挥去下人。金顺格格一笑,笑的古怪,从怀里掏出一物,小心的置于案上。

  “只看李大人舍不舍得了!”李文泽不解其意,凝神看去,却是一笺,待拿到手中,只见银钩铁画力透纸背,上写着:名花倾国两相,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风骨虬健,好字!”“李大人慎言,此乃御笔亲书!”宇文澈虽已亲政,但并未拿回朱批之权,内外大臣,见过万岁墨宝者寥寥无几。李文泽名士习气,拿着纸笺赞赏不休,闻说是皇帝墨宝,掌上片笺顿如千钧,热的烧手,再想诗中之意,心中轰然,怕什么来什么!

  他勉力一笑,脸色如土,心内明白却尤盼别有他意,试探道:“公公,这是何意?”金顺略同情的乜了他一眼,忽然言道:“扬州可真是个好地方,花团锦簇的,可惜咱家肚子里墨水有限,只晓得好看,好在哪里却不知道!哎,咱们就要回京城喽,这般好景致怕是再也瞧不到了喽!”

  李文泽声如金石,含糊应道:“公公说笑话了,扬州城再好,又怎及御都,苑奇花异卉,又岂是一隅扬州可比。只不过江南水暖,春天来得早些,花也开得早些,等公公回京时,御苑定然一样的花团锦簇,醉人!”

  金顺见他装傻,忽的一笑,似讥似嘲“苑的花儿呀,好看是好看,可惜都是凡品,咱家听说李大人的园子里,倒有那么一株绝世仙品,啧啧,着实有福气,怕是皇上都比不过你呐!”

  皇帝都比不过自己,这是什么罪过?李文泽如何敢认,此时最识趣的做法就该是进上以表臣子忠心,可是,那绝世名品,如何能进上?

  如何敢进上?李文泽如坐针毡,豆汗如雨,脸色乍红乍青,怒火和隐忍像两条毒蛇,同时噬心。金顺站起来,似猫儿戏鼠,从袖里拿出一纸文书,在李文泽眼前一晃,放到圣旨一旁。

  “和离书”墨迹淋漓如刀似箭,李文泽怒火填膺,就拍案而起。金顺指了指诏书,轻蔑又狠的威胁道“大人如今不过是停职待勘,三法司勘出个什么来,着实难说,许是抄家,许是族灭,大人不妨猜一猜是哪样!”

  金顺说完这句话,起身离开,快到门口时,似想起什么,回身说道“多谢李大人的好意,咱家却之不恭,就笑纳了!万岁听说大佛寺菩萨灵验,许是要去拜拜的,可惜,那庙景致差点,大人家里花儿养得好,还是早点送去的好!”说罢扬长而去。

  气的李文泽哐啷一脚,把他坐过的椅子踹的四分五裂。内室有架八宝阁,悄然转动,走出一个人来,正是裴衍礼,也不知在后面听了多久。李文泽怒到极点,胡须都在颤抖,见是他,气道:“你都听到了吧?荒,桀纣之君,气死我了!”

  “你这又是何必,早在我们同意少夫人觐见之时,不就料有此事!”李文泽如皮球被刺破,一下子气,萎靡的坐下,愁道:“此番可瞒不住少主了。子涵,子涵他定然不同意的!”

  想到义子的伤心愤怒,他心中一悸,这些人中,怕是只有自己还有些真情。“不,他会同意的!”“不,我不同意!”李子涵面沉如水,瞳孔里划过一丝狠。 WwW.BbMmXS.coM
上一章   当时明月在   下一章 ( → )
当时明月在是由作家迷楠所作,当时明月在由八毛小说网的会员收集于网络,如你喜欢当时明月在,请收藏当时明月在。